pk10 200期走势图

加入我們| 收藏本站

矢志不移 奮力勇為——記褚輔成在上海的二三事

發布時間:2015-09-28 15:22:00

 

矢志不移  奮力勇為

——記褚輔成在上海的二三事

      張越群

褚輔成(18731948)是九三學社的創始人之一,也是中國近現代史上一位著名的社會活動家和愛國民主人士。他曾先后在上海工作和生活12年,主要擔任上海法學院院長、全浙公會董事會主席、上海市繅絲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等職務,創立九三學社上海分社并任主任理事。2013年是他誕辰140周年,作為九三學社的后人,謹以此文深切緬懷他為追求民族獨立、人民民主和國家富強所作出的畢生貢獻,追念他為教育救國、實業報國的無私奉獻精神,繼承他堅定信念、勇于創新的優良品格。

一、教育救國的踐行者

(一)在上海法學院的銳意創新

上海法科大學于1926年夏由王開疆發起*1927年因主持校務的潘力山校長被暗殺,褚輔成正式接手上海法科大學(1930年起更名為上海法學院)任校長一職[[1]]。他主持工作長達21年,為上海法學院的生存和發展傾注了大量心血。在兵荒馬亂年代的惡劣環境中,上海法學院幾經遷址、被毀、重建,褚輔成皆以驚人的毅力帶領上海法學院師生克服困難、轉危為安。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褚輔成在上海法學院的銳意創新及其晚年領導的抗暴斗爭。

褚輔成自擔任上海法學院院長以來,在培養人才方面做了許多開創性工作,比如注重引進優質師資力量,尤其注意引進海外留學人才。1930年開始,法學院聘請的13位教授中,有12位曾有留學經歷,有的留學美國或歐洲,還有留學莫斯科大學的。1936年聘請的32位教授中,有二十幾位獲得國外學位。從學校創辦至1936年,獲得國外大學博士學位的教授就有十多人。注重師資的海外留學背景教學模式,也體現了褚輔成欲把上海法學院辦成一所具有國際視野的現代化大學的雄心。

除此之外,他還注重培養學生的實踐能力,針對不同學科的學生創造實習機會,提高他們適應社會的能力。這些理念在褚輔成1933年發表的文章《上海大學生畢業后的職業問題》中可以得到印證。在這篇文章中,他指出:上海雖然是東亞最大的都市,消納人才最多的去處,但近年來各大學畢業生,大半投閑置散,或學非所用與用非所學,因此埋沒了許多人才……我們期望人到社會去服務,須先給他們切實明了社會的機會,以及實際技能的練習[[2]]。在上海法學院,褚輔成亦注重這方面的辦學條件,在法律系開設訴訟實習,政治系建有模擬議會,經濟系與銀行合作,增加實習機會。由于理論聯系實際的教育方法,上海法學院畢業的學生中,涌現出很多卓有成就者,有的赴國外留學、辦理教育、從事黨務,有的任外交官、司法官、縣長、律師等[[3]]。強大的師資陣容和注重實踐的辦學效果,使得上海法學院名盛一時,畢業生更是供不應求。這與褚輔成的辦學理念是息息相關的。

此外,針對學生選擇大城市就業等現象,褚輔成也發表了通過社會發展來解決學生就業問題、人才不應過分集中于大城市等看法。他撰文認為:近來政法學生畢業較多,似為世人所指摘,其實我國以如此眾多的人口,據歷年大學生畢業統計,全國不過兩萬左右,如果按部就班,所學應所用,以此區區大學生數的分配,恐怕尚嫌其少……上海各大學畢業生,每以貪戀上海的繁華與生活的適意,往往一時不愿離去,其實上海五方雜處,人浮于事,如無新事業的建設,即求一個小小服務的機會,也至為不易,我主張人才不要太集中于都市,應分散于內地各城市、各鄉村。[[4]]這樣的觀點,無論在當時社會還是現代社會,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褚輔成曾一度推動上海法學院創辦成綜合性大學,1947年春,褚輔成在上海法學院創建20周年校慶大會上向外界宣告這一決定,將原法學院之經濟系和商業專修科改建為商學院,成為法、商、醫三院之綜合性大學[[5]]。只可惜褚輔成的宏愿未能實現,尚未籌建成功便因病去世。但這種想法和理念卻對后世產生了積極影響。

(二)領導上海法學院的抗暴斗爭

194754,為紀念五四運動,上海法學院政治系學生邀請進步民主人士作家姚雪垠、九三學社焦敏之教授等舉行學術報告會。與此同時另有三四十位同學到北四川路進行街頭宣傳,張貼紀念五四、要求人權的標語。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極為仇視,調來大批警察干涉,撕毀標語,毆打學生,致使兩名學生重傷。事發后,學生方面立即組織391人的請愿團,于55上午前往國民黨市政府請愿,并向時任上海市市長吳國楨遞交請愿書。滬上各大院校紛紛派人前往醫院慰問受傷學生,著名人士郭沫若夫婦、法學院教務長沈鈞儒等亦前往慰問。56中午,法學院成立的五四事件抗議委員會”召開會議,以吳國楨對前日學生代表所提要求未有圓滿答復,決定自下午起開始罷課,并向全國63所大專院校公布事件經過,在滬的30余學校團體自發成立了“上法五四事件后援會”。眼看事情越鬧越大,吳國楨于57晚來褚輔成寓邸,就解決五四事件與褚院長交換意見。8日中午,褚院長和教務長沈鈞儒與學生抗委會主席團代表談話。主席團決定59組織一次大規模的請愿活動。

此時,褚輔成已經74歲高齡,且兩年前從延安歸來后剛患過腦溢血[[6]],雖然得以康復,但身體已日漸衰弱。在此情況下,褚輔成依然顧全大局,詢問學生們的情況,并在請愿活動前與學生談判代表定下談判策略,即主要由他和吳國楨談判。59日下午,褚輔成、高景仰和學生代表屈元三人一道進入吳國楨辦公室進行談判。談判中褚輔成向吳國楨義正辭嚴地指出,同學們發動請愿是被你們逼出來的;學生手無寸鐵,警察手里有槍,哪有憑石頭和槍彈搏斗的道理?經過唇槍舌劍的交鋒,以及學生談判代表據理力爭和請愿學生的配合呼應,吳國楨終于勉強答應了學生的五項要求。在學生復課當天,吳國楨的道歉信也送到學校[6],褚輔成領導的學生抗暴斗爭取得了階段性勝利。

(三)開辦基礎教育

除了高等教育外,褚輔成也十分注重基礎教育,1934年在上海與沈鈞儒一起創辦了正行女中[[7]]。褚輔成一生強調民族精神的重要性,更是在其開辦的學校中體現出來。19381939年間,褚輔成為校刊撰寫《弁言》,提出群治之端,即在共同精神之強弱,民族之于國家,個人之于團體,胥于是占之的教育理念[[8]]。在辦校期間,褚輔成甚至超前辦起了終身教育,19361月正行女中開辦年長失學女子補習班。當時在一則正行女子中學招生信息中有這樣一段話:本市賴斐德路一百二十號正行女中,教育嚴密,學生眾多,內分初中普通科、高中普通科、商科暨藝術師范科。現該校為適應年長失學婦女起見,本期復添設婦女補習班,分低、中、高三級,可按照程度插入,毋須經過考試。此舉得到年長失學婦女的歡迎,以致當年報名的婦女人數,超過了學校教育的承受能力[[9]]

褚輔成是政治家,更是成功的教育家,在上海的十余年時間里,將其開明務實的治學理念貫穿于其所關注的高等教育、基礎教育中,為當時上海的教育事業打下了寶貴的基礎。(注:上海法學院建國后并入上海財經學院[[10]],以后老財政學院并入上海市社科院,正行女中即今上海啟秀實驗中學的前身。)

二、實業報國的先行者

在長期民族獨立斗爭中,面對國家的內憂外患,褚輔成逐漸意識到實業救國的重要性。在上海的12年間,在助推民族工業方面,褚輔成更是如其遺囑中所總結的那樣志存報國無敢間息。對繅絲工業的支持救濟就是最好的例證。

褚輔成回到上海后不久,就開始為當時國內碩果僅存的民族工業之一——繅絲業奔走。作為全浙公會負責人**,褚輔成以全浙公會董事長名義,開展了各項為繅絲業爭取優惠政策的活動。從現存的檔案及當時媒體的報道中可見一斑。

(一)為發行絲業公債,進京請愿

1930年由于絲業缺少資金,當時的國民政府為滿足絲業融資需求,出臺了發行公債條例,但卻與初衷不符,沒有達到繅絲業救濟的目的。蘇浙滬三區的同業組織,上海市絲廠業同業公會委員會、無錫縣絲廠同業公會委員會、浙江絲廠聯合會籌備委員會于35聯名上書蔣介石請求談判,并推舉褚輔成為代表。“南京國民政府蔣主席鈞鑒:報載絲業公債條例與請求救濟宗旨懸殊,群情惶惑,今日大會公決,推王曉籟、褚慧僧代表即晚晉京請訓,謹先電陳。上海浙江無錫絲廠同業公會同叩微二十年三月五日。”[[11]]經褚輔成等人的溝通協調,最終國民政府修改了公債條例,1931425,國民政府公布了經洽談協商后的《修正民國二十年江浙絲業公債條例》,發行江浙絲業公債800萬元[[12]]。當時的《銀行周報》對此事進行了報道:“絲業公債解決——褚輔成等二次晉京之結果絲業團體,為請求發行救濟絲業公債事,推舉代表褚輔成等,二次晉京請愿。褚代表業已回滬,據稱此案業經與實業財政兩部及立法院,接洽完妥。依照絲業請求原案,共發公債百萬元,其中二百萬元為改良蠶桑,二百萬元改良機器,四百萬元救濟絲業。不過在實業部未入手改良機器之前,絲商可暫將此款移作救濟絲業之用。至于公債條例,已由財部起草,交由實業部轉咨立法院通過公布,即可發行云。”經過褚輔成從中協調解決,絲業公債的發行如愿達成目的。

(二)聯合行業團體,保全絲業利益

除了參與協調請愿工作,褚輔成領導的全浙公會還聯合絲業團體,糾正同業公會——江浙皖絲繭業總公所的不當行為,并數次直接上書當局工商部門,以求保全絲業各項利益。

上世紀30年代初是上海繅絲工業的鼎盛時期。當時的同業組織江浙皖絲繭業總公所是一個兼具行會性質和商會性質的獨特的工商團體,總管三省原繭、生絲業務,其成員中既有三省經營繭行的地主士紳,又有集中于上海、無錫等地的絲廠業主、洋行買辦。1930年,上海市開工的絲廠共有111家,而同業未入會者僅5[[13]]1930年,時逢繭業欠收,上海等地絲廠原料缺乏,江浙皖絲繭業總公所便進口日絲,并上書國民政府減輕了日本進口關稅,以緩解華絲原料缺乏的窘境。但全浙公會經調查發現,進口日絲會進一步加劇本國絲業的衰落,助長日本侵吞中國絲業野心,且所謂原料的缺乏,實際上是生產過剩導致的。于是19309月,全浙公會一面向江浙皖絲業總公所發出公函交涉,一面向當時的工商部請愿[[14]],希望減少從日本的原料進口,同時,減免國內絲繭廠商的出口關稅及其他各項稅負。為保全民族工業做出了努力。

(三)擔任第三區繅絲工業同業公會董事長,助推民族工業

1932年,淞滬抗戰期間,上海繅絲工業遭到毀滅性打擊。隨后,日本帝國主義實施蠶絲統制,嚴重摧殘了上海淪陷區的繅絲工業,上海市絲廠同業公會亦告解散。太平洋戰爭的爆發迫使日本放松了對華蠶絲統制政策,1944年由繅絲業、絲織業頭面人物沈驊臣、蔡聲白等出面,邀集江浙各地的絲廠主組建上海絲綢業同業聯合會,擔負起同業團體的管理職責。但因戰亂連年,汪偽幣制接連貶值,聯合會對復興民族繅絲產業作用甚微。抗戰勝利后,上海市社會局于19459月公布《上海市各業同業公會整理暫行通則》,重組繅絲業同業團體被提上日程。由于長期遭受戰亂,當時申城繅絲業中能夠正常開工的絲廠只有5家。面對凋敝的民族繅絲業,蘇浙滬三地的絲廠開始走向聯合,經農林部、社會部、經濟部審批后,經濟部確定蘇浙皖三地和京滬兩市的所有同業組織,聯合組成名為“第三區繅絲絲織工業同業公會”。該機構龐大,實為國內繅絲工業界唯一的集團組織[[15]]1946710,第三區繅絲工業同業公會召開成立大會,選舉時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嘉興蠶絲公司負責人褚輔成擔任理事長,許行彬、王化南、高景嶽、沈九如、沈驊臣、周元勛等為常務理事,錢孫卿擔任常務監事[[16]]。至此,褚輔成以73歲高齡,又開始在新的平臺上為繅絲行業貢獻力量。雖然由于抗戰以后國民黨官僚資本對繅絲業的操縱壟斷,民族繅絲業不斷萎縮,同業團體也逐步受控于國民政府,但在當時的大環境下,還是起到了與政府溝通、指導扶持同業、解決同業糾紛、調處勞資爭議等作用。

在擔任上海繅絲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期間,褚輔成曾被推選為代表出席全國商聯會外貿會議,并就保護民族工業提出兩項提案。其中包括提請政府禁止日絲進口,以防摧殘國內繅絲工業提案,及絲廠出口減稅提案,呼吁國民政府保存民族工業實力。經過八年抗戰以及日本對中國絲業的掠奪,中國絲業已處于喘息掙扎的邊緣,而日本絲業則由于長期掠奪以及工業化水平的發展,降低了生絲價格,競爭力強,并一直在謀求侵吞華絲的市場份額。在這份提案中,褚輔成一針見血地指出:“抗戰時各絲廠遭敵軍徹底破壞,勝利以來,繅絲工業正刻苦掙扎力圖復興,乃近政府有開放對日貿易之舉,查日本欲霸占東亞絲業陰謀已久,現在日本生絲成本低廉,與我國生絲成本為一與七八之比。倘一旦日絲來華,則我國戰后喘息未定之繅絲業勢將再被摧殘,即有崩潰消亡之虞。為國本工業民族經濟計,應請禁止日絲進口,俾國立繅絲工業稍留掙扎余地,以圖復興。”[[17]]褚輔成提交的另一份提案則為“請財政部對于絲廠商同為輸出業務應準予豁免管業稅,以恤商艱而昭公允案”,認為政府本身還在貸款給絲業,而稅收上又不減免,這本身就是一種不符實際的行為,提出:“財政部對輸出業管業稅準予豁免,絲廠商同為輸出業務應請準予豁免管業稅以示公允,俾得成本減輕增加輸出貿易尤有進者,如本年度生絲俱屬政府貸款以購輸出,則廠商系屬代辦性質,更應免征以符實際。”上述提案在國民政府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實施效果未可知,但可以看出,褚輔成一直到生命的最后兩年亦一直在為我國的民族工業嘔心瀝血。

從褚輔成在上海十余年的部分工作,可見其為國為民奉獻了畢生的精力,正如其遺囑中所言:“余早年讀儒書,志存報國,五十年來,無敢間息。……余既以身許國,不事生計,爾輩深體余志,忠心為國,余目暝矣。”縱觀褚輔成的一生,從舊民主主義革命開始,經歷了新舊民主革命的轉折,他的身上體現著九三學社先輩不斷探索、追求進步的精神風貌。這種精神是九三學社優良傳統的歷史基礎,也是九三學社后輩們學習繼承的優秀教材。

參考文獻:



*王開疆,男,漢族,1890—1940年,江蘇如東人。曾東渡日本東京稻田大學法政科攻讀法律。畢業后回國定居上海當律師,致力于教育事業尤其是法律教育事業,參與恢復中國公學,創辦上海法政大學,歷任南方大學法律系主任,上海大學暨南大學、上海法政大學教授,上海法科大學教務主任、校長。如東縣檔案局網站,http://www.rddaxx.gov.cn/Html/mrda/2007122032.html

**褚輔成于1921年與虞和德、邵仲輝、鄔志豪等百余人在上海創設了全浙公會,會務范圍有教育、工商、農林、水利、道路等各領域。全浙公會創設后褚輔成當選為總干事,領導全浙公會開展各項工作。1926年全浙公會由干事制改選為董事制,褚輔成又當選為董事長,直到1937年七七事變后,褚輔成離開上海,全浙公會停止活動。參見:褚輔成與兩浙人士之集合團體——全浙公會,王天松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168b9c01010yf5.html



[[1]]吳興農,馬學強,《褚輔成與上海法學院》,載于《檔案與史學》,200606

[[2]]褚輔成,上海大學生畢業后的職業問題,《上海教育界》,1933年,上海圖書館

[[3]]吳興農,馬學強,《褚輔成與上海法學院》,載于《檔案與史學》,200606

[[4]]褚輔成,上海大學生畢業后的職業問題,《上海教育界》,1933年,上海圖書館

[[5]]中央行將變更學制,褚輔成擬將法學院謀擴成綜合性大學,王天松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168b9c0101a2fd.html

[[6]]褚輔成與上海法學院學生的抗暴斗爭,高景仰,統戰工作史料選輯第3輯上海文史資料專輯之三,1984p46

[[7]]再談褚輔成辦學——校名析,王天松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168b9c01014jjk.html

[[8]]褚輔成,弁言,正行女中校刊,1939

[[9]]褚輔成等決定,在上海正行女子中學開辦年長失學婦女補習班,王天松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168b9c010133lo.html

[[10]]嘉興褚家:一個家族的百年沉浮(上),嘉興日報,2012127

[[11]]上海市檔案資料,檔案號:S37-1-145-107

[[12]]江蘇省地方志網站,大事年表,http://www.jssdfz.com:8080/dfz/book/csxchz/FL/FL1.HTM

[[13]]淺析近代上海繅絲業同業團體的變遷,上海市檔案館網站,http://www.archives.sh.cn/slyj/shyj/201209/t20120928_36764.html

[[14]]上海市檔案資料,檔案號:s37-1-332

[[15]]申報,1946.04.27.

[16]淺析近代上海繅絲業同業團體的變遷,上海市檔案館網站,http://www.archives.sh.cn/slyj/shyj/201209/t20120928_36764.html

[[17]]上海市檔案資料,檔案號:S37-1-62

(作者季萍九三學社上海市委研究室主任張越群九三學社上海市委研究室干部)

pk10 200期走势图 1000炮金蟾捕鱼单机 中国体育彩票手机投注 jdb游戏财神捕鱼攻略 现场直播开奖结果 时时彩后三杀号技巧 959彩票平台 捕鱼来了技巧打法 河南泳坛夺金软件 哈佛h6跑滴滴会赚钱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赛